2019.2.6 浙江公盂行

转眼,时间就到了2019年春节,又到了可以出去玩的日子了,开心ヾ(≧∇≦*)ゝ


行程安排

  • 2019.2.6 上午出发,在东白山上看日落
  • 2019.2.7 拜访浙江“香格里拉”公盂村
  • 2019.2.8 游览一圈神仙居,中午驾车返回

整整六个小时,丝毫不敢懈怠的惺忪睡眼,我和父亲堵在了新年伊始的高速车道上,一放一停,一停一放,车流的速度似乎几近凝固的半固体。“这样的龟速,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目的地呢?”心急火燎的我按耐不住对旅行的渴望,在可怕的交通现状和渴望的火急火燎中,我们义无反顾地选择绕行100km,径直赶往萧山机场再行前往东白山。 “诶?怎么显示山路为红色呢?是封路还是……”临近山脚的我面对高德地图的红色图示,我既满腹疑问又担惊受怕。“既来之则安之,我们驱车去看看前面什么情况”父亲的果断常是我的定心丸也是我疑惑时的及时雨。“还好没有放弃。原来只是前面修路,很多车都不愿意上去了。”我的忐忑心情随着车辆去行进而平复。 想也是,人生的路可不就如这条山上之路吗?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 历经波折,我们终于来到了最接近日落的山顶。

↓↓↓↓ 下图为DJI SPARK在山顶上拍下的日落前的全景 ↓↓↓↓

寒风彻骨地凉,无缝不钻地稀释着我们的体温。然而这里的阳光驱散寒风的严寒,灿烂中透着温暖,明媚的恰到好处。登临山顶,我们马不停蹄地架好三脚架,我们贪恋——落日的余辉,也渴望——日落的降临。 17:39,这个我万分期待的时间篆刻下我在寒风中等待的背影。 ktCMp4.md.jpg ktCG0x.md.jpg sdWhr 当太阳快接近地平线的时候,霎那间,天边被染成了红色,视野内的山头都披上了金黄色的大衣。 下山的途中,我跟在父亲脚步后,带着三脚架和其他摄影器材,低着头时刻关心着脚下的路。曾几何时,我才记得抬起头,啊!那是我久久为之沉醉的星空啊!每颗星星在我眼中都发出灼热的光辉,似乎亮过太阳这颗恒星,它们又好像在对我诉说着什么,也许是未来的梦,还是脚下的路?我茫然沉醉在这片星空里。


又是漫长的山路,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山路未经开发,也就是说山路大部分都是土路。我曾想这公盂村是不是一个十分荒凉,落后的地方。 我们在山中穿行,在陡峭的岩壁中穿行着,穿越着浓雾和绵绵细雨,我们阴阳差错的走到了一位农户家里。我曾一度以为这就是公盂村,但是我错了,在我父亲的拜访下,我们知道了这背后心酸的故事。 kNYwUP.jpg

这里有着一栋可以容纳15~20个人的老房子,可是现在只住着两位老人和他们的孙子,由于这里位置偏僻,他们的孙子在城里上学并且寄宿在别人家里,一年需要8000块钱。孩子的父亲心梗离开了人世,孩子的母亲也不知道去向。两位二老把孩子拉扯大至于经济来源,是一个问题。

老人十分热心的给我们指路,并且带我们走到岔路口。二老地理位置

28.64;120.643056

在老人的指点下,我们向着公盂岩出发,但有碍于天气因素,我们不得不依依不舍地半途折回,顺道拜访我们期待已久的公盂村。 kNYiNV.jpg 公盂号称江南的香格里拉,山势岿巍,地型构造复杂多样,形似大象。每当晨曦或夕阳映照,公盂岩便流光溢彩,有如金象一般。 公盂村的后方就是公盂岩了,据客栈老板介绍,攀爬公盂岩需要绳索等装备,攀爬公盂岩是对自己的一个挑战,还强调了摔下来就是粉身碎骨…… 下山的时候因为下雨,山路湿滑,差不多是“滚”着下山的,一不留神就摔了一跤。我们还看到了有同行者摔跤摔下了山路,万幸的是没有受伤。

[embed]http://v.youku.com/v\_show/id\_XNDA1Mjc2ODcxMg==.html?spm=a2hzp.8244740.0.0\[/embed\]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到了住地,好好休息休息,褪去一天爬山的疲倦。 刹那间,屋内屋外漆黑一片,只有电脑屏幕发出这微弱的亮光,我们这才意识原来是民宿停电了。 借着黑夜看到有人在放烟花,羡慕.jpg。在一圈询问下来才知道买烟花的地方。又一次满足过年放烟花的心愿了。S686+S1897/信号枪既视感?    


神仙居,古代名山,又名韦羌山。现为国家5A级景区。山上留有清朝乾隆年间县令何树萼题“烟霞第一城”,意云蒸霞蔚之仙居,景色秀美,天下第一。 神仙居地质构造独特,是世界上最大的火山流纹岩地貌集群,一山一水、 一崖一洞、一石一峰,都能自成一格,形成“观音、如来、天姥峰、云海、飞瀑、蝌蚪文”六大奇观。

由于时间不多,我们选择了南门上南门下,缆车代替爬山(两个小时搞定)。还是由于浓雾影响,山上看不到什么东西,只是朦朦胧胧的一片 朦胧美? kNtaM4.md.jpg


行程历时三天

总里程1000km+

写于2019-02-08 22:31: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