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摄北疆

2019.8.17

飞机承载着我对遥远北疆的热忱,在滑行道上缓缓升腾,在气流的颠簸里,我知道我此时已在离北疆越来越近的路途上了,那是个令人心驰神往的名词——北疆。

从平原到戈壁,从绿洲到雪山。造物主的鬼斧神工恍若中国水墨的手笔一般,那奇妙的白茫茫的雾爬进了我们的视野,模糊了云层的日光,并把那高空底下的层峦叠嶂幻化成了迷一般的幢幢怪影。 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天山北麓,大自然用五彩斑斓的画笔给黄土高坡添置了别样的色彩,新疆——触手可及。 雪山,雪岭无限延伸;雪峰,肃立威严。北国的冬雪尚未化尽,一座座山峦此起彼伏、银装素裹、延绵千里,那盘踞的身形恍若九天银河洒落人间阅尽千帆。那山脚下干的树枝虬劲疏落,在蓝天夏日的背景下仿佛国画,偏爱空白,也颇留意趣。有时有一群飞鸟循声觅食,在夕阳里,徒留几声凄清的脆鸣,袅袅于空谷山间。


2019.8.18

行驶在独库公路上才能感到真正的孤独,裸露的岩壁,空无一人的公路,满是落石的路基。在这里,每一块岩石都在诉说这不同的故事。 雪山半掩琵琶半遮面似得躲在云层后面,不由得增加了几分神秘感。 在这条一天可以体验四季的路上,每一个峰回路转都有别样的一番景致,正如移步换景一般,上一帧还是深不见底大峡谷,下一帧就变成了沟壑纵横的雪山。从针叶林到高山草甸再到雪线……甚是迷人。 翻越雪山,一扫之前裸露的岩石滩,取而代之的是那郁郁葱葱的高山草甸,那是天公的神来之笔,满眼的苍翠从眼前开始延伸,直至渺远的他方,我想它可能是上苍对人世浮沉的些微怜悯。而那悠然的牛羊带着那偶尔露怯的眼神,惊慌地穿过公路,晃悠悠朝着远处走去,印着薄日的光,留下几个淡淡背影……极目远眺,那是修建独库公路的人在这片荒凉的土地挥着汗洒下泪,而我此时正踏在祖国的这方土地之上,闻着这方泥土淳朴的芬芳,我想那当是工人们灵魂的芬芳。


2019.8.19

再次飞驰在独库公路上,太阳渐渐地从云层后露了出来,晨曦撒在远处巍峨的雪山上,犹如戴上了金顶。远山层峦叠起,草地色泽丰富,湖泊清如明镜,牛羊马儿悠闲自得。 平直的公路,向前飞驰的轿车,耳边呼呼的风声,再一次把我们带入雪山,驶向南疆,太阳又羞答答地躲在了云层之后。延绵的山路像绸带一般缠绕在延绵的雪上。 海拔一点点上升,车外气温一点点下降,我们距离雪线的距离也越来越近。 越过雪线,翻过那重峦叠嶂,气势滂沱的天山山脉,又是延绵不断的下坡路,但是景致与北疆截然不同:这些“远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的红色岩壁,静静的屹立在广袤的戈壁滩上,那是一种岑峦迭起的壮丽,是一种傲风凌雪的气度,更是一种气定山河的坦荡。 库车大峡谷集雄、静、险、幽、神为一体,无不赞美叫绝。两侧红色峡谷陡峭险峻,谷内蜿蜒曲折、幽静深邃。 再折回,天气如同孩子似得,豆大的雨点从天上打下来。再向前,翻回之前的雪山。随着海拔的再次上升,豆大的雨点变成了鹅毛一般的大雪。穿出隧道,雪花如同幕布一样飘落。在这里我终于体验到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。


2019.8.20

那拉提在准噶尔蒙古语中意为“最先见到太阳的地方” 挺拔的胡杨,环绕的山峦,哈萨克牧民的毡房,成群的牛羊,无不被它的美丽所震撼。 向前远眺,一望无际的草原,牛羊成群,骏马飞腾,哈萨克牧民那纯白的毡房点缀其间;路边各色的野花,风吹过沙沙作响,及腰的野草…… 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好像就是为那拉提所写。


2019.8.21

雪白的云朵装着天空那无边的喜悦,如同棉花糖一般轻飘飘地浮游飘动着,恍若触手可及,在明净的天边演绎着斑斓的人生,千姿百态。 八卦城,相对称的结构,如同八卦一般放射状圆形的布局,街道如神奇迷宫般,街街相通,路路相连,极具有神秘色彩。相传乌孙王建城时,以太极坛为中心,八匹马朝着八个方向规划,形成一个八卦形态。



2019.8.22

夏塔清丽开阔的雪山下,留有着小溪飞扬的身姿,潺潺的流水声在讲述着乌孙古道当年的辉煌。 在峡谷中穿行,云卷云舒,光影似武,天山山脉木扎特峰在蓝天下呈现,雪山一面,不枉此行。雪山仿佛近在咫尺,又远在天边。 抬头,漆黑的幕布上,偶尔璀璨的星辰在倾诉北疆之夜的寂寥。它闪屏一般地规律眨眼,像极了梵高笔下一帧又一帧变化流淌的罗纳河上的星夜,偌大的夜晚只有漫天的星辰懂得它的黑。而今,这样一望无际的夜空里,我猜测大概是藏着上帝对漫漫人世羞赧的怜悯与深沉的爱,让它在深刻的色调里走向永恒,正印证了那句话: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,路过的人只看到烟。


2019.8.23

八月末的赛里木湖送走了酷暑难耐的夏天,迎来了凉风习习的秋天。寒风起草地黄,应了这句话,这正是一个青黄不接的的季节,白天的日照依旧如往常强烈,而下车时身上携带的热量,经不住湖畔的大风之来势,三两下的吹拂便随之消弭殆尽,只剩下了丝丝凉意不住地往袖口里钻。八月末的赛里木湖周边的景致也略显单薄。

大风扬积雪击面 高原地区,气候出乎意料的多变,正如“东边日出西边雨”,穿越云雨区,阳光依旧。 夕阳慢慢移到了山的后方,光影随时间一分一秒地更迭,暗蓝的天空和旖旎的晚霞流光溢彩,这是夕阳跌落于地平线前给予世人最后的馈赠。